陳功   草根首頁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信息分析 - 陳功首頁
事業型人才,會基于理想和追求考慮問題
2019-05-24
字號:
    創始人陳功先生在創立安邦智庫伊始就明確提出來,要打造一個“光榮的平臺”。如今,安邦智庫已走過26年崢嶸歲月,我們相信無論是外界還是每一個安邦(ANBOUND)人都會認可這個平臺的光榮性!

    26年來,一直有人說“安邦智庫就是中國的蘭德”,這是有一定道理的。當年的蘭德也是在機場的機庫里面成長起來的,幾十年來總在歷史的關鍵時刻起到關鍵作用!

    在我們看來,安邦智庫之所以能成為一個“光榮平臺”,一個關鍵原因在于它與外部研究機構的“人才觀”很不一樣,算不上是煉獄,但也極為不俗。要求很高,但收入卻不高,尤其比起那些花別人錢的資本投資單位,那是更加天上地下。

    用陳功先生的話來講,安邦智庫是為社會發展服務的機構,平庸之輩在這里真的解決不了問題,會壞事的,因為承擔不起那份社會責任!所以,在安邦智庫工作的人,必須是那種有點理想主義色彩的人,不是那種“一切奔著錢去”的人。

    就像美國中央情報局的招聘詞中寫得那樣,“如果你能接受微薄的收入,并且愿意全身心的投身于工作,那么中央情報局歡迎你!”

    大家都知道,美國的情報機構是政府機構,政府機構的收入都不高,大家看電影也有這方面的吐槽,聯邦調查局的探員請人喝最便宜的酒,還解釋說,“我的薪水只能請你喝這個酒了”。你到美國過邊檢的時候,看著邊境檢查人員很威風吧,實際他們都是低收入者,一年三萬多美元的收入,跟美國清潔工的收入差不多,但他們的工作勁頭,大家都可以看得到的。

    世界其實都是這個樣子,想干事的人,不談錢,事成了,錢自然有;談錢的人,都是不想干事的人,因為錢永遠沒夠,根本沒心思去想如何干事。

    主 題 閱 讀

    知人則哲,

    安邦智庫的人才觀

    說起安邦智庫的“人才觀”,陳功先生曾引用《魏書·肅宗紀》中的一句話:“知人則哲,振古所難?!?br />
    從古到今,了解人、認識人、用好人,這都是非常困難的事情。

    對于如何看待人的問題,陳功先生將“知人則哲”中的智慧轉化為安邦智庫自己的一套“哲學觀”,并最終形成了安邦智庫現有的“人才觀”。

    安邦智庫的三種人才

    1

    學習型——發現自己、定位自己

    學生以及由學生成長起來的普通人,這些人的基本特點是還沒有定型,并不真的知道自己將來要做什么,有很多人甚至連自己究竟喜歡什么也不知道。這類人才通常待在安邦智庫的時間都不長久,是一個發現自己、定位自己的過程。到了安邦智庫,才知道自己的斤兩,才知道真正的研究人員是怎么干活的,然后也就可以看到自己是否適合真正干這行。幾年下來,發現自己不適合,然后“拜拜”了,這沒什么丟臉的,年輕人的生活過程就是一個試錯的過程。最后發現不適合的人,遠遠多于適合的人。

    2

    工作型——普通的職業人生

    已經過了學生稚嫩的階段,這些人的基本特點是已經比較成熟了,很踏實,知道應該工作,也知道工作的重要性;有了解決問題的能力和一定的水平,能夠獨立承擔某些工作,做成一件或是幾件事情。唯一的問題是,他們的職業態度和專業精神是普通的,缺乏自信的,他們總是受到很多的干擾,他們向往的人生往往是一種普通的職業人生,就是那種早九晚五,總是在堵車大軍中擠來擠去的人物,他們總是希望賺到的錢盡量多一些,心思也有些分散,不斷被家長里短的事情干擾,很遺憾這就是標準中產階級的人生??梢鑰隙ǖ廝?,這不是錯誤的人生,大多數人都會因家庭或是各種各樣的原因,選擇普通人的生活,或者準確地說,選擇大多數人的生活,他們有權利選擇過這樣的生活。事實上,能夠抵抗生活折磨的人很少。

    3

    事業型——研究就是一種生活方式

    已經明白自己今后要干什么的人,他們總是充滿興趣、全力以赴的去研究問題。而這一切,大家都可以從他的生活方式上看得出來,所以我們一直說“研究就是一種生活方式”。這類人才與工作型的人才,工作上的區別主要不在能力,最大的區別就在于職業精神大為不同。做過研究的人都知道,“做工作”與“做事業”,是兩碼事,干的是一樣的工作,但在工作態度和工作成果上完全是兩碼事。做工作的人,就像學生完成“作業”,完成了就算了,最后考得好不好是另一回事了。但那些學習成績真好的人,天才的學生,學霸,從來不是這樣,他們不但善于“做作業”,而且還能深入進去,整明白“做作業”要達到的目的,學會理解,提升自己的理解力。這樣他們在考試中,才能出類拔萃,靈活面對各種考題,而不是只會作業中的題目。

    作為一家研究機構,作為一家獨立智庫,安邦智庫認為,這三大類型大概可以覆蓋90%以上的群體,具有代表性,符合現實情況。

    在這三種類型的人才里面,學習型人才最多,是金字塔的底部,構成了基??;工作型人才在發展中國家,在不成熟的、非專業化的社會里,是最常見的人才群體,他們是安邦智庫的核心力量但肯定不是中堅力量;事業型人才是大眾當中的異類,但卻是安邦智庫的中堅力量!什么是中堅力量?中堅力量就是他在事業在,他走事業崩潰,這是真正的支柱。

    安邦智庫的人才理念

    2

    在安邦智這個“光榮的平臺”之上,無論您屬于以上三種人才中的哪種,您都有機會來這里試試自己的身手。

    對學習型人才的態度,安邦智庫始終保持熱烈歡迎的態度,開放是我們的宗旨。

    學習型的人,在安邦智庫經過幾年學習,積累一些知識資本,最重要的做到了發現自己,發現自己的潛能力,這樣就可以去找一個收入更高的工作,這難道不是“光榮平臺”的另外一種價值嗎?

    就團隊整體而言,我們承認學習型人才的努力和重要性,很多事情、計劃和項目,沒有這個群體的支持是不可想象的。我們為此支付給他們合理的薪酬,也理解他們在經過幾年的磨練之后轉而投身于新的人生選擇。我們希望他們在今后的發展道路上更加順利,能夠運用在安邦智庫獲得的知識積累和品牌關系。

    對學習型人才的要求,唯一的要求是踏實,踏實的精神,則又像個顯微鏡一樣,篩選出天才和平庸之輩的分別。

    學習型人才的工作主要是參與,通過參與,學會精益求精地做好一件或是幾件事情。

    安邦智庫的這種精益求精的精神,很多人說是一種壓迫,但相比那些自由散漫的研究機構而言,專業的機構總會有壓迫感,正是由于這種壓迫感的存在,才塑造了你,讓你變得與眾不同,別人才會一聽你來自安邦智庫,工資上就給你往上調一格。因為他們都知道也承認你的閱歷,你就有了“踏實做事”的標簽。

    這也意味著,學習型人才在安邦智庫必須要能自我催熟,做成點事情,做成一件事情或是幾件事情,如果一件也沒法做成,那你可能純粹還是個學生,也許永遠都是學生,那恐怕你也就很難通過試用期的考核了。

    對工作型人才的態度,在安邦智庫有大放光彩的機會和空間。

    安邦智庫認為,任何一個研究項目,實際思想精華的部分,開創性嘗試和突破的部分,恐怕只有幾頁紙的分量,在一個項目利潤中的常見占比大約是20%至30%左右,放在一個100萬的項目上來看,如果僅僅提供核心思想,客戶只愿意出20萬到30萬的水平。

    更多的還是資料的份量,需要整理,需要安裝到相對固定的結構當中形成報告,也就是客戶愿意出100萬做的項目中,有70萬至80萬大約是資料方面的含金量。而這些工作就需要工作型人才花大量的時間去完成。

    工作型人才多搞一點資料性的工作,既有利于收入積累,又完成了知識積累。

    當然,人沒有心臟是活不了的,如果沒有那個思想精華部分,骨架與核心,那資料性的工作再多,堆積在那里什么用都沒有。這就是為什么很多圖表曲線很漂亮的玩意兒,規劃圖等,被客戶扔進垃圾堆的原因。

    對工作型人才的要求,更多的是從事一種模式化的、套路化的、報告型的工作,這種工作有相對固定的模式和套路,不斷循環。

    對于由學習型人才成長起來的工作型人才,一般是學習和參與主動性極高的人才,想要在安邦智庫這個平臺上脫穎而出,最終是要靠自己,成長為工作型人才,成長為成熟的學者。

    從外部引進的工作型人才,大都目標已經明確,追求的是在學術、研究方面取得一定的成績,同時也適度提高自己的生活水平。他們只要經過一個“再定型”的過程,就可以獨立主持工作。

    對事業型人才的態度,安邦智庫最為歡迎,這類人才在我們這里可以說前途無限!

    事業型人才,都是那種有一定年紀和閱歷,相對成熟的人。他們對自己的人生道路已經有所了解,希望自己的人生道路放在研究領域,懂得研究是一種生活方式,而不僅僅是一個工作。他們不會在意忙到夜里兩三點鐘,他們樂在其中。他們就像玩游戲的人一樣,沉迷在其中,只有在他們自己的“游戲世界”里面,他們才能找到自己的存在。他們不僅僅是能獨立支撐一、兩件事情,而且能夠做的更深、更廣。他們不僅僅是在現有人員橫向比較上的出類拔萃,而且是研究業務和研究水平比較上的中堅力量,而最為重要的是,他們的生活方式是研究人員的生活方式。

    對事業型人才的要求,完全是基于理想和追求而來的。

    現在的外部市場,也有不少這樣的人,他們有想法,有目標,有追求,有團隊,缺的是市場,缺的是路徑,缺的是機會,缺的是系統支持,他們希望共享安邦智庫這個“光榮的平臺”,他們納的是投名狀,奔的是同一個方向。

    法律界有合伙人的體制,安邦智庫也早已經有這樣的體制,他們來安邦智庫是做加法的,在現有基礎上的平臺擴容。

    延 伸 閱 讀

    這家自稱“政策工程師”的機構,

    是如何做前瞻性研究的?

    安邦智庫研究團隊赴某地調研

    政策工程師是什么?

    陳功內部講話

    我這幾天在思考未來形勢,尤其重要的是安邦智庫的定位,想出來了一個詞,叫做——“政策工程師”。政策工程師,這是什么意思呢?我總結安邦智庫幾十年的道路,其實就是堅持公共政策研究的一個根本,什么事情,什么政策,都要有一個客觀分析,講老實話的人,這樣決策當局才能心中有數。安邦智庫是不參與政治的,安邦智庫沒有這個本錢,沒有這個資源,所以也根本沒有這樣的想法。幾十年來,我們從來沒有任何這方面的動作和態度,今后還是這個方向。那么安邦智庫在做什么,能做的事情,就是超級客觀的分析,什么事情都講老實話,這就是安邦智庫。做到這一點就不容易,因為凡是局中人,都有自身利益在里面,態度和做事的出發點,就與安邦智庫截然不同,理解上就不同。所以,安邦智庫做事,搞公共政策研究,就像“工程師”一樣,我設計一棟樓房,干什么用我不管,怎么用也不管,誰來用我也管不著,但這棟樓房的好壞,怎么干才能建起來,這個我們最清楚。這就是我所說的“政策工程師”。

    》 我們不是甲方、不搞政治、不研究政治理論,堅持于事實和可能性中尋求真理、設計建言和方案。

    》 我們是受過系統訓練的專業人士,依靠對政策的專業研究影響決策當局。

    》 我們對政策進行超級客觀的分析,講老實話,實事求是。

    》 我們不參與政治,不介入決策層的政策使用,主要考慮公共社會的系統利益。

    》 政策研究是門科學,政策工程師是具備科學思維和素養的社會科學家。

    》 我們通過對公共政策的研究滿足政府和社會的功能性需求,進而達到改善社會公共系統運作的效果。

    》 我們追求極致,數十年如一日專注于一個領域,精雕細刻,做好、做強、做大。

    政策工程師就是人格化的安邦智庫(ANBOUND)。

    認識安邦智庫

    ABOUT US

    我們是誰?

    安邦智庫(ANBOUND)創建于1993年,是源自于中國本土的跨國智庫機構,26年堅持基于信息分析的戰略問題研究和政策分析,在宏觀經濟金融、產業和城市等領域享有知名度,為中央及地方政府、世界500強中三分之一以上的企業、中國大陸三分之二以上的金融機構等全球6000多家客戶提供戰略咨詢服務。

    今日中國的諸多改革成就,不少都曾始于ANBOUND的建言。

    》 早于上世紀末,我們就提出了中國的“土地經濟”將走向崩潰;

    》我們曾提出“理想城市模型”和城市化率社會風險警戒線;

    》我們是西部大開發以及“新絲綢之路”的最早研究者,2008年我們將這些研究系統化,并在此后逐漸演化為眾所周知的官方政策;

    》我們是中國版馬歇爾計劃的提出者,認為中國的“和平崛起”必須有新時期的國際戰略思想體系和實踐方向,并一直為此努力;

    》我們在世界上首次解構了資本過剩的原理,創設了著名的“?;恰蹦P?,這些體現在《顛覆世界的城市化》一書中;

    》我們二十年前提出的國企改革構想,最近正在推動“國資監管由管企業為主向管資本為主轉變,由管實物形態的國有資產向價值形態的國有資本轉變。(新華社2017/6/29報道);

    》我們多年前推出的《分析的藝術》以及《信息分析的核心》等學科著作,被公認為中國的信息分析學科奠定了扎實的實證理論基礎。

    首席研究員

    CHIEF RESEARCHER

    陳功先生是安邦智庫(ANBOUND)的創始合伙人,1993年創設安邦智庫(ANBOUND),2017年退休后,擔任安邦智庫首席研究員。作為中國知名的智庫學者,曾被到訪的美國國務院首席經濟學家羅德尼·盧德馬(Rodney D. Ludema)譽為“中國最受尊重的戰略思想家”。

    安邦智庫創始人,董事長,首席研究員——陳功

    陳功寄語

    簡報里面的內容可能就幾百個字,長一點的分析專欄可能也就一兩千字。但是背后的工作量卻是非常巨大的,會帶給研究人員非常大的壓力。我想研究團隊的年輕人更深有體會,他們每天工作十幾個小時去盯著這些信息,有種痛不欲生的感覺,我想這個毫不夸張。因為他的工作壓力很大,在幾百字一兩千字后邊,不是一個人在戰斗,是一大堆人付出巨大的努力,才能夠形成這樣的成果。所以簡報的含金量非常高,我們的工作是毫不打折扣的。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 政治經濟軍事,政治經濟軍事,政治經濟軍事!學一下舌,重要的事情說三遍。
    2019/5/26 16:49:05
  • 形形色色的忽悠,大忽悠小忽悠,直接的忽悠間接的忽悠,羞羞答答的忽悠,厚顏無恥的忽悠,文雅隱蔽的忽悠,粗魯急躁的忽悠,覆蓋每個行業、每個角落;難道中國的知識分子可憐到只有這個層次的謀生手段?
    2019/5/26 14:48:35
  • 學習型,工作型,事業型。我怎么感覺是一種類型。是一種類型的三個階段。一開始學習,學習完了就工作,工作到一定程度開始研究。
      我看到另一種分類更有價值。是這樣分類的。人一般可以分為四類:1,是學習型,平時就喜歡看書;2、是實用型,喜歡學習各種技術;3、娛樂型,喜歡旅游,爬山,劃船,唱歌、跳舞,打麻將之類的娛樂活動;4,刺激型,喜歡各種別出心裁的事,喜歡這種奇裝異服,各種發型之類的事。
       看看你是什么類型。
    2019/5/25 3:16:02
  • 我理想的工作是象何新一樣每個月領一點安穩的工資然后自己研究自己喜歡研究的東西,沒有人給我任務也沒有人要求我出什么成果,哈哈哈哈!
    每天工作12個小時?那恐怕我醒著的時候也是睡著的,哪里有什么精力思考?安邦可不會要我這樣的,我也不會進安邦去所謂的奮斗.
    2019/5/24 20:01:35
  • 吳銘:關于稀土、石油及經濟主權問題
    ——這才是 謀國之道!
    其它的,哪兒涼快哪去!
    2019/5/24 19:54:46
  • 草根網做廣告的不止一家,還有玩命灌水的。
    2019/5/24 19:03:58
  • 這貨著實會忽悠,出掃地工人的價,要經天濟世之才?;笴IA,人家是國家的機構,你這是哪山的廟???
    2019/5/24 18:51:02
  • 在草根網上做廣告呢,網站不要忘記收點廣告費喲。
    2019/5/24 16:41:58
評分與評論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錯 太棒了
姓名 
聯系方式
  評論員用戶名 密碼 注冊為評論員
   發貼后,本網站會記錄您的IP地址。請注意,根據我國法律,網站會將有關您的發帖內容、發帖時間以及您發帖時的IP地址的記錄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請求,即會將這類信息提供給有
關機構。詳細使用條款>>
草根簡介


安邦集團(ANBOUND)創始合伙人、首席研究員、博士后導師、著名智庫學者、信息分析權威專家、北京城市學院競爭情報研究所研究員、中國社會科學院信息學會的理事、中國科學技術信息研究所特聘碩士研究生導師、中國體改研究會特邀研究員。1993年創辦安邦咨詢公司,開創了我國本土信息分析事業。二十多年來,在信息分析領域有著大量的著述,專長于政策分析及研究,在財經問題的預測和分析方面的研究成果,為國內外學界和財經界人士所廣泛關注。他是新絲綢之路的最早研究者,中國版馬歇爾計劃提倡者,他同時也是陸權理論的最早研究者。研究方向主要是基于信息分析的地緣政治戰略和城市發展戰略。


最新評論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QQ513460486 郵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2006-2013 龙族幻想职业选择攻略 www.khizt.icu All Rights Reserved 龙族幻想职业选择攻略